随安斋的个人空间 http://blog.66wz.com/?32828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的美丽乡园泰顺致古道之殇:难言再见,浦垟峰门岭!

已有 1460 次阅读2017-2-19 09:57 |系统分类:情感| 泰顺

分享本文到:
    秋冬总是最适合户外徒步的季节,百虫蛰伏,走在山里不用担心各种毒虫蚊叮,亦无需担心高温中暑。晴好的双休,这次设定的线路是从新浦-锦绣谷-浦垟-峰门岭-包洋-樟场头-涂坑头-涂坑这条古道。因为新包公路的施工,又将在春节后开始复工,它将替代峰门岭古道成为重要的民生工程,所以我知道再不去重走一遍,以后便没有机会领略它原滋原味的风貌了。
    从新浦出发,经浦垟峰门岭,这条古道可以说是早时的高速主干道,登上岭头到达神怡亭,是个分叉路,直下前去包洋-到涂坑,再通往文成;左分路往林岙、横溪方向;西面右分贯通联云;三个方向在此交汇,可见它先前的重要地位。然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人类的生产发展活动,总能千辛万苦创造什么,又能轻而易举的改变什么。即便你再私爱,也无法转变历史交通的进程。
      辉煌与阵痛,生存与蜕变,就像冬天的太阳,大半天都是暖的,到了傍晚虽还有光亮,但已没有多少温度。
      它的殇,只有怀念!
           

           火石于半耕斋
             2017-2-12

1,起点新浦,库村千年唐宋遗风,虽元宵刚过,但众筹资金请来的木偶戏班还在吴氏宗祠古戏台上用古老的技艺,吸引着那些上了年纪的村民。太平戏经常用当地的语言白话唱述,诙谐又易懂。库村记不清走过多少次,拍过多少照片了,别样亲切,总是相看两不厌。





2,出了库村沿吴氏纪念馆行进1KM左右,就是锦绣谷了。悠悠石板桥自顾聆听着风和水的欢歌,桥的对面村公路上坡上,就是三友洞旧址。原先依稀可辨的题字,已被熟知库村人文历史的一位拉面店大叔重新用红漆描上。



3,再走,进入埔垟村域内,村尾的库阳宫和那块光绪年的库阳桥碑,显示着这个村的久远。只是库阳桥因建公路早没了。沿着村溪边古道而上,又一座石板桥印入眼帘,溪水潺潺,右上坡则是洋头山自然村。




4,新包公路就是沿着浦垟通往包洋的峰门岭古道上方设计施工的,那些古道上的标志旗和标桩,都显示古道中段大部分都将成为历史,淹没在新的建设之中。工地已进行挖掘,放炮等作业,如果不是今天没有施工,行人平时是不能进入的,已进行安全管理。有些段落已被上坡的土石方完全埋没,古道上那半路亭的废墟,在无声述说着它不可逆转的衰败命运,只能为它惋惜。再见,难说再见!






5,越过峰门岭,就到了包洋。郑宅的雕刻还是依旧安好,它们有着令人窒息的美,我喜欢一而再的逗留。继续前行遇到了樟场头路亭的清代碑记,只是它背后的路亭只剩下些腐朽的木条没落在荒草丛中。原本终点是到涂坑的,因时间关系最后只行进到涂坑头地段结束游程。



分享本文到: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温州网 ( 浙ICP备B2-20060215 国新办发函2006.78号 )

GMT+8, 2017-3-26 07:37 , Processed in 0.051193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technical support:NVbing5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Acknowledgement:changhelang.com edition:hsmhx3 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