籀园过客的个人空间 http://blog.66wz.com/?24642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诗经拾微》(106)

已有 187 次阅读2017-7-8 09:21 |系统分类:文学

分享本文到:
《诗经拾微》(106)
《猗嗟》
猗嗟昌兮,颀而长兮。抑若扬兮,美目扬兮。巧趋跄兮,射则臧兮。
猗嗟名兮,美目清兮,仪既成兮。终日射侯,不出正兮,展我甥兮。
猗嗟娈兮,清扬婉兮。舞则选兮,射则贯兮。四矢反兮,以御乱兮。
我们至少可以从《猗嗟》一诗中找到四处依据,证明诗中所描写的人物应当就是鲁庄公。
首先是“展我甥兮”。当时有谁能被齐人自豪地唱道:“真是我齐国的外甥啊”?此人当鲁庄公莫属。
因为齐襄公同父异母的妹妹文姜就是鲁庄公的生母。
其次诗中的 “甥”,被连连称赞。“猗嗟昌兮,颀而长兮”、“猗嗟名兮,美目清兮”、“猗嗟娈兮,清扬婉兮”。如此英俊的少年,不是作者恭维。因为他的 母亲文姜是当时闻名的绝色美人。
其三诗中的 “巧趋跄兮,射则臧兮”、“终日射侯,不出正兮”、“射则贯兮,四矢反兮”等都是称赞“甥”的射技超众,射艺精湛。《周礼》记载:“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六艺就是礼、乐、射,御、书、数。射艺就是其中之一。射礼非一般人可为。据说是天子教养诸侯之礼。古者天子为诸侯不行礼义、不法度、不附于德、不服于义,故使射人以射礼选其德行。鲁庄公自然从小就接受六艺教育,作为诸侯自然也熟悉射礼。《左传》记载:“乘丘之役,公之金仆姑射南宫长万,公右遄孙生搏之。”写的就是鲁庄公。可见其射技不是花拳绣腿,经得起实战考验。
其四诗中的“四矢反兮,以御乱兮”更是点明“甥”的身份不是普通的百姓或士大夫。鲁庄公作为治理一国的诸侯,当然可以“御乱”。
从整首诗的内容看,诗歌是“美”而不是“刺”。歌词的大意是:
嗬哟,人好帅呀,身材颀又长。谦和中若带张扬,闪烁着靓丽的目光。疾步摇曳动作巧,射技实在太精妙。
嗬哟,脸好白呀,眼睛明又亮。射礼仪式已经完,终日射靶不曾断。箭无虚发中靶心,真是我齐国好外甥。
嗬哟,人好美呀,扬眉目流盼。射礼舞姿最出众,箭出穿靶不空放。四箭复中靶中央,凭此可以御患乱。
以《毛诗序》为 代表的主“刺”派认为:“《猗嗟》,刺鲁庄公也。齐人伤鲁庄公有威仪技艺,而不能以礼防闲其母,失子之道,人以为齐侯之子焉。”这种说法完全属于“莫须有”。
《猗嗟》一诗具体创作日期已难以确定,但史书记载鲁庄公曾经多次到齐国,其中不乏与他舅舅齐桓公会面的机会。如:
鲁庄公四年与齐人狩于禚;
鲁庄公十三年,与曹沬会齐桓公於柯;
鲁庄公二十二年到齐纳币;
鲁庄公二十三年如齐观社;
鲁庄公二十四年如齐“逆女”。
当时诸侯会面,为招待贵宾要举行射礼,诸侯间的射礼又叫宾射。也许就是鲁庄公与齐桓公的某次会面时,鲁庄公在宾射上的射艺得到齐国乐师的赞赏,创作了《猗嗟》。以后每奉齐鲁两国君王相会,都会奏此曲表示欢迎。因此《猗嗟》无疑是是“美”而不是“刺”。

分享本文到: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温州网 ( 浙ICP备B2-20060215 国新办发函2006.78号 )

GMT+8, 2017-7-25 22:33 , Processed in 0.033728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technical support:NVbing5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Acknowledgement:changhelang.com edition:hsmhx3 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