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玛的个人空间 http://blog.66wz.com/?2390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名人信札第三期——————夏承焘

已有 1278 次阅读2017-4-4 21:19 |系统分类:文学| 中国科学院, 浙江大学, 中国社会, 如梦令, 杭州大学

分享本文到:
夏承焘(1900—1986)著名词学家,毕生致力于词学研究和教学,是现代词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字瞿禅,别号瞿髯,浙江温州人。14岁时,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温州师范学校。学校课目甚多,但他却潜心于古籍经典的研读。在校期间,他尝试赋诗填词,所作《如梦令》结句“鹦鹉,鹦鹉,知否梦中言语”,深得国文教师赞赏,在句旁加了密密的朱圈,这给夏先生很大的激励。温师毕业后,他开始了长达六十年的教学生涯。

   期间,他积极参加家乡的诗社活动,与同道切磋诗词,论辨阴阳,奠定了一生研治词学的基础。从1930年起,夏先生先后担任浙江大学、浙江师范学院、杭州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后属中国社会科学院)特约研究员。在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夏先生一直主持东南词学讲席,与海内词家、学人声气相通,治词授业,多所建树,成为蜚声海内外的一代词学宗师。


  词学是由诗学分离出来的一门专业学问,兴起于两宋,盛行于清朝。旧词学长于词的外在形式的考订与词集校理,而疏于词史与词学理论的系统研究,因此历代词学著述虽然繁富,研究路子却不免逼仄,难得融汇贯通之要旨。进入20世纪后,词学研究才逐渐步入科学、系统、现代化的轨道,取得了多方位的成果。夏承焘先生正是现代词学的杰出代表。他承晚清词学复兴之余绪,借鉴科学的研究方法与现代理念,结合其深厚的传统学养与扎实的考订功夫,锲而不舍,精勤探索,以毕生之力,在词人年谱、词论、词史、词乐、词律、词韵以及词籍笺校诸方面均取得突破性成果,构筑起超越前人的严整的词学体系,拓展了词学研究的疆域,提高了词学研究的总体水平。

  夏承焘先生词学研究的最大成就在于开创词人谱牒之学。20世纪以前,词学界对词人生平不予重视,史籍、词集中有关词人的传记多简约不详,各类杂书、笔记又往往传闻异辞,互相牾,或以讹传讹,不加考辨,以致许多词人身世茫然,无可究诘,不少作品亦因此隐晦不显,难以考稽。近代王国维撰《清真先生年表》,为考订词人行实导夫先路。但系统开创词人谱牒之学,奠定现代词学之科学基石,实从夏先生开始。早在30岁前后,夏先生即专心致力于词人研究,他旁搜远绍,精心考辨,匡谬决疑,积年累月而成《唐宋词人年谱》十种十二家,由此唐宋词人生平事迹若绳贯珠联,清晰可辨,信实可靠,部分难解作品亦得到妥贴的诠释。十种年谱问世以后,在学术界引起极大反响。赵百辛先生盛赞“十种并行,可代一部词史”;唐圭璋先生则誉之为“空前之作”;日本学者清水茂教授撰文指出:“今日研究词学,此必为重要参考书之一。”

  除词人年谱外,夏先生在词学研究领域进行了多方位的开拓,取得了全面的研究成果。他的《唐宋词论丛》、《月轮山词论集》、《姜白石词编年笺校》、《龙川词校笺》、《词学论札》等都是承先启后、卓有建树的经典之作。在词韵、词乐、词谱研究方面,夏先生致力尤勤,有关唐宋词声律的著述造诣精深,多有发明。在词集整理方面,夏先生对白石、龙川、梦窗、放翁词集及《词源》的笺校,功力深厚,成绩卓异;尤其是白石词笺校,疏解之精湛,考订之翔实,搜辑之宏富,无人能出其右,学术界推为“白石声学研究的小百科全书”,确非虚誉。在词学评论方面,夏先生既吸收了旧词论的精华,又突破了旧词论的局限,目光如炬,阐发透辟,昭示了现代词学理论的发展方向。他对唐宋词发展脉络、表现形式的综述,统摄全局,精密周详;对易安、白石、稼轩、龙川、放翁等词家的评论剖析,独具只眼,迥出时流。

  夏承焘先生还以其出色的诗词创作印证并丰富其词学理论。其《天风阁词集》前后编作为当代不可多得的词集,显示词人出入白石、稼轩、遗山、碧山诸家,取精用宏,兼具独特个性与时代特色。

  夏承焘先生作为杰出的词学家,既是传统词学的总结者,亦是现代词学的奠基人。他的一系列经典著作无疑是词学史上的里程碑,20世纪优秀的文化学术成果。胡乔木同志曾经多次赞誉夏承焘先生为“一代词宗”、“词学宗师”。

  温州的历史上从来不缺乏文人雅士。夏承焘先生便是其中之一,他生于1900年,是与1986

年毕生致力于词学研究和教学,是现代词学研究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毕业于温州师范学院,曾历任杭州之江文理学院,浙江大学教授,被誉为“一代词宗”。

  夜晚的董茶居是迷人的幽静,一群文人在这里举行书札雅集,首先是观看夏承焘的视频,了解他的生平,感受他的人格魅力。他求学努力,治学严谨,他认为读书没有捷径,不能取巧,只有笨才是治学的本钱,并形象的分析“笨”字,头上顶着竹筒(古时候书籍),下面是“本”字,意即唯有不停读书,才是根本。当然,他还认为,光读书没有范围还不行,因为一个人的精力和时间毕竟有限,研究的面不能太广,应该放弃一些其它爱好。

  看完视频,董老师带领我们品读书札,由冯正老师朗读,第一首诗是“此身敢当放翁看,酒晕征程兴未寒,风雨潼关驴背上,自携秋色出长安。据考证,这首是他25岁那年过潼关所写,非常豪迈气概。而另一首小诗也别有风味,“湖上风光百万枝,墙根小朵也多姿。先生无赞春工处,拈出幽花入小诗。书法风格截然不同,各有千秋。已故著名台湾作家琦君是夏先生的学生,她对老师的评价很高,夏承焘与琦君的父亲潘鉴宗有着深厚的情谊,他在瞿溪执教时,常到潘家作客。潘慕其才,一生心仪这位青年学者与词人,对他十分敬重。并对童年的琦君说:“这位年轻人将来一定是大学问家。”少年的琦君受到父亲的熏陶与关爱,对夏承焘有着无限敬仰之情。后来,琦君到杭州之江大学读书时,拜夏承焘为师。夏承焘在他的《希真生日嘱为诗》里写道:

    我年十九客瞿溪,正是希真学语时。
    浮世儿回华屋感,好山满眼谢家诗。
    从中可见,夏承焘对少年的琦君成长有着极为重要的潜在效应。这为琦君在文学创作的小说与散文方面所表现的词学境界有着内在的联系。以至夏承焘成为她终身难忘的恩师。也正如琦君所说“师恩似海无由报”。

除了教学生学术知识,还教他们做人,要尊师爱人。他有一个爱记笔记好习惯,每一本再版的著作会在末尾加上承教录将他人为他指出的错误修改之处明确罗列作为自己学术的匡正。

  书法家李久平老师从书法的角度诠释了两幅作品的风格以及文字背后的文化内涵,一位有品味的书法家必须具备四项特点,1,要有天分,2必须努力勤奋3要有修养4要有长寿。否则就不成气候,书法讲究基本功练习,每天说学习,要有思考,有格调,有趣味,有韵味,生活中要多交流。书画艺术能够开启发人的灵感,开启智慧通道,完成人格教育。成就人格教育离不开国学,国学大师钱穆先生在其《国学概论》的《弁言》里说:“学术本无国界”。国学是中国文化的通称。中华各民族从古代到今天的,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与时代蒙学的读物,习俗,礼仪,语言,文字,天学,地学,农学,医学,工艺,建筑,数学与数学方伎,音乐,舞蹈,戏剧,诗歌歌赋,琴棋书画,思想,心理,信念,宗教,政治,伦理等都在国学之内。北大校长蔡元培先生在民国初年给中学生写修身教材,为到法国打工的华工写讲义,讲如何把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己所不欲,勿施他人”的思想转化为近现代的公民道德。一个人要成人是不容易的容易受到社会不良风气的侵扰。因此,孔子说: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悠游于诗歌琴棋书画之中,培养君子人格,这对国家民族的未来特别重要,国学教育主要是提高人的素养,培养社会的正气,以美政美俗。

  最后苏牙女士为我们弹奏古琴,我用诗经《淇奥》配合吟诵,非常贴切,和谐,跟片尾夏先生的温州话吟诵形成一个呼应。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兮绰兮,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手札沙龙


古琴配吟诵

词学宗师

董老师在解说

信札一

书画家李久平老师

信札二

沙龙现场

董茶居的夜景

琴音雅韵

项强老师在藏品里提炼精华

分享本文到: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温州网 ( 浙ICP备B2-20060215 国新办发函2006.78号 )

GMT+8, 2017-5-24 19:46 , Processed in 0.036590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technical support:NVbing5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Acknowledgement:changhelang.com edition:hsmhx3 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