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新日志 文学|最新发表的日志 推荐阅读的日志 好友的日志 我的日志

《诗经拾微》(106)
《诗经拾微》(106)
《诗经拾微》(106) 《猗嗟》 猗嗟昌兮,颀而长兮。抑若扬兮,美目扬兮。巧趋跄兮,射则臧兮。 猗嗟名兮,美目清兮,仪既成兮。终日射侯,不出正兮,展我甥兮。 猗嗟娈兮,清扬婉兮。舞则选兮,射则贯兮。四矢反兮,以御乱兮。 我们至少可以从《猗嗟》一诗中找到四处依据,证明诗中所描写的人物应当就是鲁庄公。 首 ...
籀园过客 发表于2017-7-8 09:21
《诗经拾微》(105)
《诗经拾微》(105)
《诗经拾微》(105) 《载驱》 载驱薄薄,簟茀朱鞹。鲁道有荡,齐子发夕。 四骊济济,垂辔沵沵。鲁道有荡,齐子岂弟。 汶水汤汤,行人彭彭。鲁道有荡,齐子翱翔。 汶水滔滔,行人儦儦。鲁道有荡,齐子游遨。 《诗经·齐风》中涉及文姜的诗有三篇。《载驱》是第三篇。通常认为此诗是刺文姜为襄公奔波于鲁齐之间。不过 ...
籀园过客 发表于2017-7-1 08:48
《诗经拾微》(104)
《诗经拾微》(104)
《诗经拾微》(104) 《敝笱》 敝笱在梁,其鱼鲂鳏。齐子归止,其从如云。 敝笱在梁,其鱼鲂鱮。齐子归止,其从如雨。 敝笱在梁,其鱼唯唯。齐子归止,其从如水。 《诗经·齐风》中涉及文姜的诗有三篇。《敝笱》是第二篇。撇开文姜与齐襄公的绯闻,单从诗歌本身的字里行间,实在难找出“刺文姜”的内容。相反诗歌却着 ...
籀园过客 发表于2017-6-24 09:07
《诗经拾微》(103)
《诗经拾微》(103)
《诗经拾微》(103) 《卢令》 卢令令,其人美且仁。 卢重环,其人美且鬈。 卢重鋂,其人美且偲。 关于此篇诗旨,历来看法不一。今人大多认同于“赞美猎者说”。不过诗中写到犬,是一条脖子上套了颈圈,挂了铃铛的犬。如此以来就不象是猎犬,到象是看家犬。因此“赞美猎者说”似乎不那么确切。我认为这是一首乞讨者乞 ...
籀园过客 发表于2017-6-17 09:25
《诗经拾微》(102)
《诗经拾微》(102)
《诗经拾微》(102) 《甫田》 无田甫田,维莠骄骄。无思远人,劳心忉忉。 无田甫田,维莠桀桀。无思远人,劳心怛怛。 婉兮娈兮。总角丱兮。未几见兮,突而弁兮! 这首诗主旨的历来分岐很大。旧说有: 刺齐襄公。如《毛序》:“大夫刺襄公也,无礼义而求大功,不修德而求诸侯,志大心劳,所以求者非其道也”。 刺齐 ...
籀园过客 发表于2017-6-10 10:36
《诗经拾微》(101)
《诗经拾微》(101)
《诗经拾微》(101) 《南山》 南山崔崔,雄狐绥绥。鲁道有荡,齐子由归。既曰归止,曷又怀止? 葛屦五两,冠緌双止。鲁道有荡,齐子庸止。既曰庸止,曷又从止? 蓺麻如之何?衡从其亩。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既曰告止,曷又鞠止? 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既曰得止,曷又极止? 要正确解读《 ...
籀园过客 发表于2017-6-3 10:22
闲人闲事
闲人闲事
端午假期,总算有了一天属于自己的空闲,做了一天“闲人”,忙了一堆“闲事”。 今天的第一件“闲事”:早上睡到7点,起身打开手机,见老姨(大我5岁)问:“娟,你有初中毕业40年同学会的主持稿吗?”难得老姨开口,早饭都不吃,喝杯开水就开始寻找“同学会主持稿”, ...
laojuan 发表于2017-5-29 15:57
《诗经拾微》(100)
《诗经拾微》(100)
《诗经拾微》(100) 《东方未明》 东方未明,颠倒衣裳。颠之倒之,自公召之。 东方未晞,颠倒裳衣。倒之颠之,自公令之。 折柳樊圃,狂夫瞿瞿。不能辰夜,不夙则莫。 东方还未露曙光,衣裤颠倒乱穿上。衣作裤来裤作衣,公家召唤我忧急。 东方还未露晨曦,衣裤颠倒乱穿起。裤作衣来衣作裤,公家号令我惊惧。 折下柳 ...
籀园过客 发表于2017-5-27 09:37
入秋白发
入秋白发
人生入秋,每天总会有“朋友”提醒你,秋意已来,注意珍重。先是肩之酸痛,后有颈之僵硬,再有耳之轰鸣眼之昏花,还有膝盖之麻木。身体这部机器,在使用了50年之后,各个部件出现“劳损”过度,需要“修补”的征兆。这不,今天清晨梳洗之时,头顶一根白发闪亮登场。这一根白发如调皮的小孩在 ...
laojuan 发表于2017-5-24 09:23
《诗经拾微》(99)
《诗经拾微》(99)
《诗经拾微》(99) 《东方之日》 东方之日兮,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 东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闼兮。在我闼兮,履我发兮。 在某些人的眼里,这是一首淫诗。《毛诗序》曰:“君臣失道,男女淫奔,不能以礼化也。”朱谋玮《诗故》以为意在“刺淫”:“旦而彼姝人室,日夕乃出,盖大夫妻出朝,而 ...
籀园过客 发表于2017-5-20 09:11